线上报名
站内搜索
登录邮箱
相关链接
联系协会
 

首页 >> 风云人物

许海峰逸事:“马路杀手”和熏不倒的枪手
2005-03-09 12:08:28

  “马路杀手”

  以前许海峰管枪,现在他管“车”,或许,自行车与小轿车相差太大,以致他自己都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马路杀手”。

  为了方便许海峰的工作,中心配了辆桑塔纳2000给他。别看他1996年就拿了驾照,许海峰真正的“车龄”才仅仅三个星期。

  许海峰告诉记者,在正式上路前,他特地在驾校里“回炉”了五个中午。

  当记者问他开车上路会不会感到紧张时,许海峰笑着说:“不会!我是运动员,反应快!”

  但许海峰也讲了作为“杀手”的糗事,他告诉记者,正月初五那天他值班,中心的大门只开了一扇,当他开车离开单位时,竟然将车的右反光镜蹭到了门上。

  肇事的许海峰明显推卸责任,他说:“我后来看了一下,如果不蹭的话,车两侧都只有不到5厘米。平时小车都很容易蹭到,我那个车比较宽。反光镜后面被蹭了2厘米。”许海峰用手比划着长短,露出一副心疼的表情。

  熏不倒的枪手

  许海峰说,当自行车、击剑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之前,自己很少有时间做健康检查,更不要奢望定期检查了。而现在,困扰了自己十几年的鼻息肉也终于在调任之前被做掉了,“我再也不用靠滴鼻剂甚至激素来维持呼吸了。”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他的鼻腔就开始长息肉,由于训练紧张,这么多年始终没有抽出哪怕一两个月的时间做手术。“我那时候要用滴鼻剂收缩息肉来维持鼻腔通畅,否则我就呼吸困难。到了后来,只能打激素,开始还能维持几个月,到了雅典奥运会前,只能维持一个月。”

  许海峰还告诉记者,自从长鼻息肉,十来年中,他只闻到过一次气味。“那是2001年,我们一行枪手到山西的一家陈醋厂参观。”许海峰回忆,“大家走进存放醋缸的厂房后,都快被‘熏倒’了,我却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我径直走向一个醋缸,趴在缸边俯下身去,直到离醋面还有10厘米时,我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酸味扑面而来。”说到这儿,许海峰大笑起来。

  “我只赌体育人生”

  当记者问到平时怎么打发空闲时间时,许海峰说:“我不玩赌钱,很小的那种也不玩。而且,我也不买彩票。”许海峰说:“不过,如果真赌的话,他们都赢不了我。”许海峰说,有一次为了消磨时光,几个朋友提出打麻将。结果,12盘下来,他一个人和了9盘。

  但是,许海峰又笑称自己玩了一个最大的赌博——那就是他的人生。“我的人生就是最大的赌博,体育就是赌博。谁也不知道这条路你走下去能有什么结果。不过,我不后悔,”说到这儿,许海峰得意地笑了笑,“因为,我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