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报名
站内搜索
登录邮箱
相关链接
联系协会
 

首页 >> 风云人物

老枪隐退刀枪入库 新手上路再立新功 访许海峰
2005-07-27 15:51:00

    国家体育总局自行车击剑中心位于北京城郊的老山,毗邻“八宝山”。曾经是靶场上风云人物的许海峰,现在就默默地任职于这个“冷衙门”。“老枪”去年收枪了,从一名奥运金牌总教头,平稳过渡为单一的管理者:自剑中心副主任。

    功成身退

    峰言峰语:“就是领导不调动我,我自己也会提出不干了。”

    从当年做运动员射下中国奥运首金,当教练带出李对红、陶璐娜两届奥运冠军,到最后率中国射击队收获雅典奥运4金,离开射击队的许海峰可谓“功成身退”。

    偏偏有人说,许海峰离开射击队是“为王义夫让路”。许海峰摇头,“射击是优势项目,做总教练压力太大,哪个地方没弄好,全国人都得骂你。我一人干三人的活,事无巨细,太累了。再干下去,心力交瘁,那种紧张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此前,许海峰身兼三职:射击射箭中心副主任、射击队总教练、手枪班教练,现在从事业高峰激流勇退,转而另起炉灶,许海峰平静地将其视为一般干部的轮岗:“一项运动搞了20多年了,也该换一个角色,挪挪地了,这样对人整体能力的发展也有利。”

    尽管谈起射击常常刹不了车,许海峰却已决心和射击队“划清界限”:“我现在根本不去射击队。去了,人家让我提建议,如果想法和新教练的意见相左,那不是干扰人家吗?! ”

    许海峰的奥运金牌早已捐献给中国革命博物馆,总局的一纸调令又让他离开了最熟悉的射击场,从此刀枪入库,踏上仕途。

    笑谈误会

    峰言峰语:“说我和陶璐娜师徒情深?我手下每个队员都跟我练了很久。谁上谁不上,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

    没能在雅典奥运会上续写女子手枪的辉煌,让许海峰画的“休止符”有那么一点瑕疵。当他调离射击队时,有媒体在报道时猜测,许海峰从总教练“下课”,导火索是坚持起用陶璐娜。

    这样带点挑衅的问题,倒让许海峰一笑置之:“其实在奥运会前三四个月时,我已有预感,女子手枪项目有点危险,运动员的状态一般。虽然我是手枪班的教练,但其实,作为总教练,整个射击队的压力更大。因为从2001 年起,总局开会时就经常说,射击要为奥运代表团打好开局。”两相权衡,许海峰将主要精力扑在了整个射击队上:“女子手枪失败了,最多就是一个项目的失败;开局失败了,整个代表团都会蒙上阴影,对射击队更不利。”

    对于外界议论颇多的起用陶璐娜一事,许海峰以“这都是读者不明真相的误会”来概括:“参加奥运会的射击队26人大名单,是由射击项目15人的奥运领导小组决定的,5月份就定下的,参考了各项比赛、考核时的成绩,由小组共同商议出来的。起用陶璐娜,一是考虑她经验丰富,二是因为即使她状态低迷时,她的气手枪能力也比班里另几个好。”

    确定目标

    峰言峰语:“做人都要有目标的,要想干好,自己也要给自己压力!”

    2004 年11月,许海峰调任自行车击剑中心副主任。中心办公楼223室,是他的办公室,房间不大,简单摆放着办公桌、沙发和文件柜,不时有工作人员敲门进来,汇报工作递交文件。新岗位上,许海峰主管现代五项和科研信息。上任大半年,他多次随队外出集训,出国比赛,连春节都在苏州考察十运会现代五项场地建设。

    “在哪个位置上,都要有目标,哪能不给自己压力啊!”熟悉了现代五项后,许海峰定的基调是:这个项目还比较弱,下的指标是:2008年确保前八,力争夺牌。

    中国现代五项项目的现状是:奥运会最好成绩第16名,世界比赛最好成绩是今年5月世界杯系列赛匈牙利站第三名。在北京奥运会上要完成“力争奖牌”的目标,在内行们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在每一件事都力争做到最好的许海峰看来,由管理者身份来实现这一目标,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一个“新手”的革新即将开始。许海峰说:“对队伍的训练方法、系统性等方面,我都会提出问题。举个例子,在我们最弱的一项跑步上,我们一直都在硬地上跑,可是比赛呢?是在草地、沙地上跑,我考虑,应该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就跑草地……”

    报效祖国

    峰言峰语:“我决不会选择出国,祖国培养了我,我不愿意出去带人打回来!”

    平常人每天准时上下班、回家过日子的生活,许海峰终于有机会“享受”了。家住天坛附近,上班在老山,许海峰每天单程上班的距离就是45公里,单位为此给他配了一部桑塔纳2000。1996年就拿上驾照的许海峰,在脱离“本本族”之前,先在单位隔壁的老山驾校里“特训”了5个中午。年初开车上路至今,许海峰骄傲地说:“已经跑了一万多公里了!没出什么事,我是运动员,反应快!”

    许海峰的鼻子有严重的鼻息肉,鼻子早就失去了嗅觉。在射击队时,因为一直抽不出时间手术住院,只好通过打激素来减轻痛苦,开始一针能坚持半年,后来打一针只能维持一个月,到雅典奥运会前后,鼻息肉让他整个鼻腔都快被堵上了,说话费力,呼吸困难。这个“老大难”问题,直到他调到自剑中心后,才抽空去做了一回彻底的手术。可是昨天,许海峰又自嘲说:“这鼻息肉不仅长得像木耳,而且就像木耳那样,摘了又长!我这两天光听听自己说话的声音,就感觉,它又回来了!”好在,现在许海峰有时间跟这些“木耳”较劲了。

    以前许海峰常说,这么多年,最亏欠的就是爱人和孩子。如今陪家人的时间多了,但是女儿已经只身赴英国上学,许海峰却并不考虑出国。“我不会出国,要出国早走了,但我的根在中国。我要闹着走,人家又会说我不满,离开了射击队呢!祖国培养了我,我不愿意出去带人打回来!”(新民晚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