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报名
站内搜索
登录邮箱
相关链接
联系协会
 

首页 >> 风云人物

钱震华:一个世界冠军的“贫”凡世界
2005-11-11 13:58:00

    一双击剑袜他穿了整整四年。

    每月的手机费甚至都要靠父母垫付。

    因为设备落后,他空怀绝技却连许多国际大赛的参赛资格都没有。2005年8月7日,上海籍“中国现代五项掌门”钱震华身披五星红旗,站上了波兰世界锦标赛男子个人赛冠军领奖台,成为首位获得现代五项世界锦标赛冠军的亚洲人。在锦标上他站到了和刘翔姚明同样的高度,但在生活中,他却依然忍受出乎众人意料的“贫穷”和艰辛。

    一次转行巅覆了命运的轨迹

    如果没有那一次幸运,也许钱震华早已离开了竞技体育这个竞争激烈的舞台。

    1993年底,14岁的钱震华还是个整天泡在水池里的游泳队员,由于发育较晚,青少年比赛里,钱震华总拼不过人高马大的对手,不是老二就是老三。而正在此时,上海现代五项队招人,钱震华当时所在的徐汇游泳体校教练邱晓风建议他不妨去现代五项队试训一下。

    “那时候,我整个人都有点稀里糊涂,对现代五项一点概念也没有,只是觉得有剑、有枪,还有马什么的,对一个男孩子来说,诱惑太大了。”不过直到钱震华正式到上海现代五项队报到那天,他才弄明白所谓的现代五项不是什么“5个人组1个队,每人比1项”,在此之前他还一直盘算着如何主攻“骑起来老潇洒的”马术。

    很快,龚吉祥教练就让钱震华领教了号称世界上最完美运动的训练难度,马术、击剑(重剑)、射击、200米自由泳和4000米越野跑,让刚刚进队的钱震华有点抱怨。“早知道那么累,肯定不来了。”但他从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这项运动太完美了!练了我就一定要练好它,让欧洲强国的对手们看到我们也有站上领奖台的实力!”

    练到只剩脖子没受过伤

    由于上海在很多年里没有一个像样的马场,马术曾是五个项目中钱震华最弱的一项。1996年钱震华首次在全国锦标赛露脸,作为最年轻的决赛选手,他竟找不到合身的衣帽,后来比赛时因为帽子太大被颠掉,就得了个“落帽骑士”的外号。

    在上海举行的八运会,钱震华在马术比赛中,坐骑三次拒跳,狠抽几鞭后,干脆耍脾气接连碰栏,导致钱震华被扣了100多分。

    而最让钱震华刻骨铭心的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那次梦魇般的马场经历,由于运动员不能自带坐骑参赛,因此组委会会在赛前20分钟,让运动员抽签决定比赛用马,而当时只有3次国际大赛经验的钱震华只会驾驭中国马,对于国外马种却毫无经验,果然在比赛时因为落马吃了零分,导致在决赛中垫底———第24名。

    回国之后,钱震华开始玩命练起了马术,他曾经戴着一个护腰、两个护腕、两个护膝、两个护肘,坚持训练,“除了脖子,我差不多都伤着了。”

    就这样坚持下来,在本次世锦赛上,钱震华成为5名获得满分(1200分)的选手之一。

    从骨折到疲劳性骨折

    在圈内,钱震华被不少人戏言是“以4项比5项”,原因就是他常常在前4个技术性项目中表现卓越,却无奈地被体能要求颇高的越野跑拖了自己的后腿。

    去年2月,钱震华在佘山进行的一次越野跑训练中,因为前方突然出现一辆黄鱼车,当时正全心训练的钱震华在无奈避让时动作变形,一下蹩断了右脚小趾。由于小趾是奔跑时脚掌上三个用力点之一,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令钱震华很是气馁,“刚刚耐力有点起色,脚却受伤了。”

    但更令他不甘的是,涉及奥运会入场券的亚太地区锦标赛两个月后就将在北京举行,所以只包了5天石膏,钱震华就坚持要求拆除石膏去国家队报到。结果,他在那次比赛中名次一路下滑,前所未有地在洲际比赛中跌出前十,还直接导致男子个人和团体两张奥运会入场券旁落。面对外界扑面而来的批评,钱震华选择了默默承受,并在不久后的莫斯科举行世锦赛上以第四的成绩挺进雅典。

    鲜为人知的是,在今年一次国内比赛中,钱震华再次在同一部位骨折,医院检查的结论是“疲劳性骨折”,显然,他先前的伤根本没有痊愈。这次世锦赛,他越野跑成绩也不算理想。“其实脚趾一直没养好,那个地方着力的感觉很明显,走路都会疼,何况是在七高八低的地方赛跑。”

    想拍广告帮帮训练队

    “有时候,看到电视里面刘翔、姚明做的广告,我还是蛮羡慕他们的。要是我也能去拍广告,拿了钱肯定能帮队里解决很多问题。”

    虽然现代五项也是个奥运项目,但无论是上海队还是国家队都没有一家企业赞助,而国家财政拨款和投入也不多,队里的经费开支就显得特别紧张。

    可是,现代五项又是很费钱的,五个项目五套装备,堆在一起都可以堆到天花板上去,而且大都是进口的,光一个击剑的剑条就要100美元,枪起码1000美元,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队里平时训练用的大都是国产的,只有少数尖子才配进口的,因为参加国际比赛没办法,人家都有标准,国产牌子他们不认,所以会因为器材不符合要求而拒绝我们参赛。

    我那双击剑袜子就从2001年一直穿到现在,真希望有品牌能够赞助解决一些问题。很多时候,你真的很难想象,像上海现代五项队这样的冠军队,买双鞋还要打电话申请。这次世锦赛前在北京训练,我的击剑鞋穿坏了,我想买一双胶底羽毛球训练鞋替原来的鞋子。但是胶底鞋大概要六七百元,比一双一二百元的击剑鞋贵出许多,考虑到队里的情况,我犹豫再三,打电话到上海请示,经得同意后才把鞋买回来。

    这次我拿了世界冠军,市体育局也奖励了我10万元人民币,我肯定会拿钱出来给队里,我就是一个栽树人,只有大家多奉献一点,现代五项的果子才会在上海、在中国结得更好。

    父母担忧:退役后该如何生活

    倔强:想做的事无人能阻止

    钱震华爸爸钱茂生和妈妈谷家娣都是“老三届”,读书时,一个是校足球队兼篮球队员,一个是篮球女将。然而他们的这位宝贝儿子,小时候,似乎并没有继承他们的优良体质。由于体弱多病,5岁的钱震华被他们送进徐汇少体校练游泳。

    很快,上海舞蹈学校也找上门来,想叫他改跳芭蕾,钱震华父母当时也为之心动,结果认准自己喜欢体育的钱震华用“我不喜欢跳舞,你们硬要我去,我就瞎跳八跳”的理由让父母第一次感受了儿子的倔强。而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读书和训练变得越来越矛盾,当时考虑孩子的前途,谷家娣打算让他放弃体育训练,专心学业,但钱震华居然搬出许多教练为他“求情”,谷家娣不得不感叹儿子的执著,“想来想去,如果他真的那么钻,那将来肯定会有出息的,所以就放手让他练五项了。”

    孝顺:再累也要陪父母聊天

    在父母眼里,钱震华算得上是个孝子,每次得到奖牌回来,钱震华总是要拉上母亲一起合影,拍照时,他的奖牌总是挂在母亲脖子上。

    谷家娣介绍说,儿子即使在上海训练,每两周只有一次回家机会,“队里训练很累,回到家他就想睡觉,但他总会跟我们聊上一会天,有时还要聊到深夜,就是他累了躺在床上起不来,但跟我们聊天还是不觉得烦的。”

    不过这样孝顺的儿子有时候还是让二老有些担心。钱震华对于自己的情况,总是向家里报喜不报忧,“怕我们身体不好,担心。比如上次他脚骨折的时候,他一直没有跟家里讲。队友出去比赛了他因为受伤明明没有去,偏要说自己也去了,反正每次受伤他都这样。”

    “别说现在的脚伤了,开始练击剑的时候,身上都是伤,天热时我们发现他在家里不肯赤膊,后来知道他是怕我们看到身上的剑伤。”

    而更令做父母的担心的,还有钱震华未来的生活,毕竟,目前现代五项受重视的程度不高,纵是国家队主力,月工资也只有千余元,“钱震华的工资卡就放在家里,他平时非常节省,就是打电话费用高些,所以他让我们拿工资卡给他付电话费。现在他一个人开销就很勉强,以后要是成家或者退役,真不知道该怎么生活。”

    比赛奖金对于他们这些运动员来说更是举足轻重的,钱震华错过了奥运会拿牌的机会,十运会对他就特别重要了。“他上一届全运会就是金牌,连续拿牌的运动员有一些待遇措施的吧。当然他自己很清楚,最关键还是拿奥运会金牌,拿了牌,他就改变人生了。”

    谷家娣还透露说,虽然钱震华不乏和女孩接触,但对于成家的问题却显然不想“速战速决”,有一次她小心地提到这个话题时,儿子头一扬:“结婚?那肯定是30岁以后的事了。”

 1/3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