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报名
站内搜索
登录邮箱
相关链接
联系协会
 

首页 >> 风云人物

世界冠军低调奋斗 钱震华:姚明是老板我是打工仔
2006-01-06 08:46:00

  2005年的上海体坛,流行这么一句话:姚明是上海的高度,刘翔是上海的速度,王励勤是上海的力度,常昊是上海的深度。那么在世锦赛上一举获得现代五项的钱震华呢?从项目成绩的突破角度而言,虽然现代五项在国内仍属冷门,但在世界范围却有“世上最完美的运动”之称,且一直为欧洲选手垄断。在2000年成为第一位走进奥运会的中国选手,到2005年第一位中国世界冠军,三届全运会冠军,2005年月11月9日被授予“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钱震华绝不比前四位明星逊色。然而,他却依然继续着被自己戏称“打工仔”的生活,在这个乍寒还暧的冬日,在苏州这座江南小城辗转,寻找新的突破——或许是生活,或许是2008。

  上海有三个运动基地:青浦区的东方绿舟基地、梅陇基地、莘庄基地,都在上海近郊。射击和射箭项目在梅陇基地,田径也可以在那里训练。然而游泳在青浦的东方绿舟基地,马术则三个基地都不具备马场,以前在青浦区的远郊曾有过一个,可几年前也拆了,如今只在更远的金山区有一个马场。钱震华该属于哪个基地呢?他又要怎样完成现代五项的训练?

  正巧,元旦上海举办红双喜杯万人登东方明珠电视塔活动,钱震华作为上海体育局嘉宾,出现在黄浦江畔。“要找他啊?那得赶紧,他跟随国家队在苏州冬训,只来上海半天,马上得走。”体育局的朋友话音未落,那头已传来钱震华驶回苏州的消息。

  于是,只得把采访的申请交到上海现代五项队杨领队的手中。老是和乒乓球、羽毛球这样的冠军队打交道,与刘翔和常昊也有几面之缘,记者多少对世界冠军的脾气有些了解。可是在概念中采访现代五项这样冷门的项目,应该是很容易。甚至要来运动员的电话,就能搞定。但是,现代五项这个小项,治军却格外严格。杨领队先向钱震华在国家队和地方队的主管教练张斌打个招呼,随后又向国家现代五项部的部长张斌请示后,钱震华才确认接受采访。难道,他也怕被名声所累吗?

  1月3日清晨,苏州三香路口,市体育中心。一群身材健硕的运动员正在跑步,现代五项队开始了2006年第一天的训练,由于是调整,大家在上午的课目只有田径与游泳。游泳是钱震华的本行,从1985年到1993年,他就是在游泳队泡大的。姿态舒展地转身,专业得不羁。上岸,冲澡,他就湿着那头标志性的长发,从体育馆步行走回了酒店。

  说是酒店,在体育馆边确实有不少星级酒店,记者也曾仔细地在它们中寻找钱震华们所住的“奥林春天”,但直到第N次拨通酒店电话后,才终于在一不显眼处找到这家新开业的四层高酒店,这里有20多间房是属于现代五项队的。无论是规模还是条件,酒店的水平都显得一般。坐在酒店迷你型大堂的唯一一组沙发上等待,10点15分结束训练的钱震华走了过来——在队伍的最后,没有眼镜,也没有帽子,身后也没有兴奋的粉丝。握手时很镇静,对记者也没有情绪上的变化,在与教练张斌商量后,他才打开房门,说是要谈就好好聊聊。

  三楼尽头的316房间,是属于钱震华的。从狭小的电梯抵达三楼,再穿过狭小得只能容一个人通行的走道。钱震华很有绅士风度的引路,外套是耐克的运动大衣,背的是游泳队才习惯使用的SPEEDO双肩背包。

  房间很整洁,实在没什么个人的东西。虽然服务员还未清扫,但除了两张床仍保持主人起床时的态势外,其它的地方都出人意料的整洁。不多的几件衣服挂在衣橱里,电视机旁的写字台上有台笔记本电脑放着悠扬的歌,下面是一双跑步鞋,靠窗的床头柜上,有一只不锈钢的圆型饭盒,是空的。没有零食,也没有游戏机,显得很男人。

  “坐吧,”钱震华向记者示意,自己也已舒服地坐进里侧的床沿。接着,就有了那句经典的“打工仔”言论。“千万不要把我跟刘翔比,或许在项目上我们都有所突破,但无论是重要性还是关注度完全不可相提并论。在我眼中姚明是老板,刘翔至少是CEO,而王励勤和常昊则是绝对的金领。至于我,虽然也是世界冠军,但充其量也就是个打工仔。”钱震华直白地为自己定位,也终于让记者明白隶属于上海梅陇运动基地的他,是如何完成五个项目的基础训练。

  “知道吗?我练了十三年的现代五项了。当初从游泳队过去还以为是五个项目,五人一组,一人比一项,否则要我这个学游泳的干嘛呢?可后来才知道是一个人比五项,早知道这么苦没准就放弃了。射击馆、田径场和击箭馆,基地都有,不过练起游泳和马术就麻烦了。”钱震华掰起了手指,“游泳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都是在外面租场地,一年需要支付约20万给场馆,至于骑马则是在更远的金山马场,开车过去至少50分钟,练完则回基地休息。”

  虽然苦,钱震华还是调侃着自己的另一项长进。“我睡觉的本领,绝对一流。这么久都锻炼出来了,去马场或是游泳馆,我一上车就能睡,练完上车立马又再睡。有回朋友们去唱歌,我靠着音响居然也睡觉了。没办法,五个项目一起练,怎么能不累呢?不会休息,又怎么保证训练质量?”

  “现代五项可说是非常贵族化的运动,仅一把达到国际比赛标准的剑就要100美金,而我们平时根本用不起,一匹普通的马一年就需要2万元饲养费,好一些的香港退役赛马和可以跳障碍的马,每天伙食费就得50元,吃得比我们还精。”钱震华对记者说,“在北京训练时,马场是国家的,但经营属于租包方,他们划出一些马给我们用,我们还得交费,然后他们与总局结算,总局再把钱给我们,完全是三角债关系。我又怎么可能如想像中成为一位‘马语者’?俄罗斯仅在莫斯科就有一百多位选手参与俱乐部比赛,而我们上海队只有五位队员,国家队总人口也不到50人。”

  提及马术,除了那高昂的开销,还有一些让钱震华挥之不去的往事。1996年,钱震华首次在全国锦标赛露脸,作为最年轻的决赛选手,他竟找不到合身的衣帽,后来比赛时因为帽子太大,比赛中就被颠掉,于是他就得了个“落帽骑士”的外号,那时他仅接触马术半年。1997年上海八运会马术比赛中,坐骑三次拒跳,狠抽几鞭后,干脆耍脾气接连碰栏,导致钱震华被扣了100多分。而最让钱震华痛心疾首的是2000年悉尼奥运会,作为有史以来第一位获得现代5项奥运入场券的中国选手,又是第一次闯入决赛,由于运动员不能自带坐骑参赛,因此组委会会在赛前20分钟,让运动员抽签决定比赛用马,而当时只有3次国际大赛经验的钱震华只会驾驭中国马,对于国外马种却毫无经验,结果在比赛时因为落马吃了零分,导致在决赛中垫底———第24名。

  也正因此,置之死地而后生。苦练马术到除了脖子全身是伤的他,继2001年九运会获得过1088(满分1100)后,一举在今年的世锦赛上拿到1200分的满分,同时也是他人生的第一个马术满分。2005年8月7日,钱震华身披五星红旗,站上了波兰世界锦标赛男子个人赛冠军领奖台,成为首位获得现代五项世界锦标赛冠军的中国人、亚洲人。不过有谁知道,那时的他,已足足有近一年未系统训练——因为右脚小趾的疲劳性骨折。

  2004年2月,钱震华在上海佘山进行的一次越野跑训练中,因为前方突然出现一辆三轮车,无奈避让导致动作变形,一下蹩断了右脚小趾。刚巧涉及奥运会入场券的亚太地区锦标赛两个月后就将在北京举行,所以只包了5天石膏,钱震华就坚持要求拆除石膏去国家队报到。结果,他在那次比赛中名次一路下滑,前所未有地在洲际比赛中跌出前十,还直接导致男子个人和团体两张奥运会入场券旁落。幸好在不久后的莫斯科世锦赛上以第四的成绩挺进雅典,才放下被痛批的包袱。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在2005年一次国内比赛中,钱震华再次在同一部位骨折,医院检查的结论是“疲劳性骨折”,先前的伤根本没有痊愈。也就是这样一个走路都会痛的男人,不但在全运会上蝉联个人三连冠,还拿下了历史性的世锦赛冠军。 (足球-劲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