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方案
站内搜索
登录邮箱
相关链接
联系协会
 

首页 >> 行业信息

“英雄军事五项队”征战世界30年 78次捧得桂冠
2010-07-27 11:07:00 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7月26日体育专电(黎云 赵薇 廖全华)法国上尉亨利·戴布鲁斯也许不会想到,1945年他在美丽的莱茵河畔创造的军事五项运动,日后会成为全世界考评陆军训练水平的重要标准。

  戴布鲁斯也许同样不会想到,以他命名的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冠军奖杯,会长留在东方的中国军营。

  越野、过障碍、游泳、投弹、射击……在这个各国军队精英荟萃的赛场上,成立于1980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英雄军事五项队”创造了男团“十四连冠”、女团“九连冠”的纪录。

  30年间,这支被中央军委命名为“英雄军事五项队”的队伍,有400人鏖战赛场,78次捧得桂冠,64人次打破世界纪录。

  闪耀体育精神的光芒

  军事五项运动不是奥运会项目。

  但在八一军体大队荣誉室里,陈列着一座特殊的奖杯。这是国际奥委会为解放军“英雄军事五项队”颁发的“萨马兰奇特殊荣誉奖杯”,以表彰中国军人对推动世界体育运动发展所做的贡献。

  其实,在军事五项队,最感人的并不是冠军的故事。

  赵佰江,一个面色黝黑的东北汉子,一脸灿烂的笑容。他在军事五项队当了9年兵,当了7年陪练,直到因训练骨折而复员。

  他陪出来的都是英雄,唯有他无闻。复员时,他的军衔是上士,他的复员费是1600元。

  离开军事五项队后,赵佰江扛过油桶,摆过地摊,烤过羊肉串,当过保安,生活艰难。他却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和赵佰江一样,军事五项队的每一名队员都是普通一兵,没有任何特殊的待遇。“每年参加比赛的只有十个人,更多的人像赵佰江一样,带着冠军梦想而来,伴着伤残病痛离去,”队长王恋英说。

  有的队员甚至登上冠军的奖台,仍然是普通战士,拿的是每月数百元的津贴。“在军事五项队训练了这么多年,无论留下还是离开,我们都学会了坚韧和自强,”赵佰江说。

  来过、爱过、练过、奉献过,人性的光辉在军事五项队30年的历史中不断闪现。这,也正是体育精神中最闪亮的部分。

  对教练员李忠来说,“团队”与“协作”,是军事五项运动刻在他心上最深刻的烙印。在1997年的比赛中,中国队开局不利,500米障碍赛落后志在必得的土耳其选手五六米。

  13年后,跑第二棒的李忠依旧记得当年与队友的默契。跑第一棒的郭新桥通过了20米低柱网,在离他3米处做了一个利落又准确的鱼跃,“他的手一下子触到了我!”接力棒舒服地交到李忠手上。李忠再没有留给对手任何机会:迅速起跑、两次鱼跃,把土耳其选手甩在了后面。

  李忠说,当最后一棒秦宏涛旋风般冲过终点时,赛场上的欢呼声令他终生难忘。“是专属于一个团队的默契,才让男队实现了500米障碍赛的三连冠”。

  这种感动,也深深刻入女队队员田琳娜记忆之中。

  不训练的时候,田琳娜喜欢穿着一件粉红色T恤。这是出国比赛时,同场竞技的土耳其运动员送给她的礼物。她是个活泼而漂亮的姑娘。

  “很多人都跟我一样,一年又一年地出现在赛场上,大家既是竞争对手,又是一年相见一次的朋友,”多次出征的田琳娜喜欢将出国参赛看作一场久违的朋友间的聚会,“我们甚至不需要翻译,只用肢体语言,甚至是眼神就可以交流。”

  2004年在智利比赛时,田琳娜不小心扭伤了脚,委内瑞拉、挪威、拉脱维亚的“老朋友”们,拿来冰块给她敷上。委内瑞拉的队医还来到队里,为田琳娜做按摩。

  “这就是体育,这就是体育的精神,”田琳娜说。

  续写军人意志的刚强

  “英雄军事五项队”有一句“铁血队训”:不流血流汗干不了军事五项,不拼命玩命干不了军事五项。

  一句看似残酷的话,阐明了军事体育的特殊性:一项来源于战争的竞技体育运动,绝不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的锻炼方式,而是勇气、智慧、力量和意志的综合较量。

  既然是较量,就要分胜负。

  在第40届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上,“军中第一虎”李忠在穿越铁丝网时,背上连皮带肉被剜掉了一大片,运动服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马上就要进行障碍游泳比赛,为了保证在药检时不出问题,李忠对前来处理伤口的队医说:“不要用麻药了。”

  咬紧牙齿,在没有使用麻药的情况下,李忠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光着“血背”跳入泳池。

  一条血迹,划破长长的泳道。

  这就是拖不垮、打不烂的“英雄军事五项队”,这是一曲当代的壮士军歌!

  留下鲜血的还有田琳娜。在第50届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上,田琳娜身体失重,头朝下栽下了断墙,鲜血飞溅到断墙上。

  救护小组还没来得及反应,田琳娜就地打了一个滚,满脸泥血地爬起来,再次冲锋。

  这一次比赛,田琳娜的鲜血,在每一个障碍物上绣上了一朵红色的血花;这一次比赛,田琳娜不仅为全队扫平了障碍,还打破了自己保持的500米障碍接力个人纪录;这一次比赛,田琳娜单手撑墙侧身飞跃,被誉为“田琳娜侧身飞断墙”。

  为荣誉而拼,为使命而战,已经成为每一名军事五项队队员的终极理想。连续5次夺得世界冠军,14次打破世界纪录——8年的拼搏,给 “世界第一女兵”王恋英身上留下多处伤痕。

  “受点伤算什么,穿军装练军事五项怎么可能不受伤?”王恋英这样说。

  在军事五项队,因训练受伤甚至伤残的事情,不是一例两例。

  “全军十佳运动员”赵敏,在参加第44届军事五项世界锦标赛越野跑比赛时,高烧39摄氏度。当冲过终点线时,她脸色惨白,一头栽倒在地。

  “当我看到赵敏摇摇晃晃地向山顶冲来时,刚想喊一句‘加油’,又吞回肚里。因为我知道这一声‘加油’,会让她更加拼命,会要了她的命!”一位比赛官员赛后说。

  世界军体理事会前主席普克曾对中国队说:“我已经不记得你们得亚军是什么时候了!”

  那是因为,战场没有亚军。

  传承陆军训练的辉煌

  徐蕾19岁就获得世界冠军,在全军特种部队和侦察部队的训练中,常常能见到这个“女教头”的身影。

  军事五项运动源自战争,科学的训练方法和手段,除了可以换取金牌,还对部队作战训练提供了有益借鉴。

  北京军区举行军事大比武,徐蕾就和队内几名精于训练与教学的专家、教练一起,被请到了“战前”训练场上。

  指导战士翻越高墙时,徐蕾发现很多战士是用“狠劲儿”直接飞过去。“这样的落地冲力特别大,容易对膝关节产生损伤,”徐蕾说。

  结合军事五项队的训练技巧和实战经验,徐蕾指点战士们在落地前用手撑一下墙,“就这一点点缓冲,就能够有效缩短落地高度,留存战斗力,”徐蕾说。

  除了帮助指定体能训练计划外,徐蕾还对战士们的战术与技术进行一对一的细节指导。

  技术为上、战斗力为上——无论走到哪里,军事五项队的队员们始终坚持这样的理念,他们笃信:只有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成为强者,才可能在烽烟四起的沙场上克敌制胜。

  “许多队员虽然没能走上赛场,但经过在军事五项队的训练,回到原部队都成为训练骨干,训练水平突飞猛进,”队长王恋英说,在全国的特种部队、特警中,有很多是从军事五项队走出去的队员。

  “在军事五项队学到的克敌制胜的经验和方法,会被队员们带回原部队中,带到新的工作岗位上,为所在部队、单位的训练提供深刻的启示和重要的指导作用,”在军事五项队队员看来,中国拥有一支世界数量最多的陆军,中国陆军的训练水平,也理所当然地名列世界前列。

  “步庆海高空绳梯旋身跳”、“申丽萍鱼跃钻低网”、“吴建筑射门穿涵洞”、“孙红军三步跃四杠”……在国际军事五项运动技术领域,军事五项队一共创造了8个以中国军人命名的名人技术经典。

  “军事五项队要把自己的训练经验推广到全军军事训练中,就必须要求我们成为‘排头兵’,有指导实战和训练的真本领、新举措,”队长王恋英说。而由军事五项队创新的训练法已经应用到军事训练当中:五项全能训练法、双周期训练法、早期专业化训练法、超强度级训练法……

  30年,当国旗在赛场一次次高高升起,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事五项队队员身姿挺拔,目光坚毅。